10<< 2017/11 >>12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10-02-12 (Fri)
|文:fasti_彼|
|CP:1001|
|For:Gabirallia 新年快乐~|


某年某月记不清时间。作业全然没动开题报告也刚写了一半,埋头打字的忙乱光景里他听到那个人唤“小正小正”,回头的时候对上半罐咖啡和从浅紫色眼底溢出的笑意,晃眼的就像是折射日光。
忽然就把关键词忘了个干净。


[episode 1]

入江刚刚在电脑前坐下就听见门铃在响。

某种我们称之为预感的情绪作祟,心底深处忽然警铃大作。在开门的瞬间就见白兰的招牌笑脸,入江正一立刻做出反应大力关门动作迅速流畅的的如同×2快进,最后却停在某人夸张喊疼的瞬间。忽然就连叹气的力气都没了。

……到底还是叫他伸了一只脚进来。

于是入江正一顶着张阴晴变幻的脸孔开了门,不发一言的又坐回到电脑前面。白兰倒是一脸的无辜又带了点委屈,眼底却透着一丝得逞的狡黠笑意。

“小正刚刚好狠心呐——”他无视入江镜片一闪而过的冷光,笑容不变甚至有加深倾向,“研究报告我们可是被分在一组了啊!”说罢变魔术一般的搬出了大本的参考书、影印论文、笔记本电脑……哦还有依旧热腾腾的外卖披萨,双人份的。

喂这里不是《哆啦A梦》吧?!入江正一有些瞠目结舌。这阵仗搞得像是搬家似的!那么接下来呢?他是不是连铺盖也一起带来了?哦再加上一条漫游者必备的毛巾??(喂!)

忽然就更头疼了……

于是入江终于忍不住说话了:“……没记错的话你的寝室在隔壁。”语气硬邦邦的如同冷冻太久的金枪鱼,砸在地上只掉了零星的冰碴。

而白兰暂时停下了手头的工程,满面期待的笑容看的入江一阵紧张差点胃部抽痛;“明天就是deadline了啊,我跟你亲爱的室友调换了寝室~”

……斯帕纳你这个叛徒!入江正一在内心悲愤的控诉了许久才想起另一件事情——明明自己昨天已经跟教授打好招呼要一个人完成报告的……

“白兰!”声波在空气介质中传递,桌上的书塔都震了一震。……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威胁教授的啊?!!

“嗯?”那人正往外拿披萨,轻哼着听不出是什么调子的歌全然一副心情甚好的样子。

…… …… ……

算了,其实我一点都不想知道。



[episode 2]

所以大概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的,关于两个人之间微妙的气场。

入江正一愤然的咬着披萨,仿佛那就是某个人近似面瘫的笑脸,顺带瞥了眼word的字数统计:3865 。很好,这使得他内心的愤懑程度再次的加剧,就是说啊要不是因为某个人他也不会到了最后期限的前一天研究报告才只刚刚开了头。

事实上,当入江同学之后回想的时候就会意识到,自从认识了一个叫做白兰•杰索的人,他就基本上与“顺利的完成课业”无缘了。

而此时白兰则扯了椅子在入江的对面乖乖坐好,双手交扣起来放在桌上,看上去如同要进行演讲一般,配合着脸上的表情显得无比的真挚和真诚:“小正,上次的事情……那真的是个意外,你一定要相信我!”

吐槽就是为了这种场合而存在的。

白兰•杰索先生你能不能先解释一下为什么跟你一组做课程作业的时候总是会出现“意外”?你不觉得从概率的角度上来讲它的频率已经达到了一个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奇妙境界了么!……入江开始觉得胃疼,顺手抓过一边的温水猛喝了几口,顺带咽下内心汹涌的怨念。

但是所谓回忆这玩意儿,特别是某些充斥着悲情色彩的回忆,往往是极不容易被遗忘的。入江对着兀自一脸改过自新的白兰大脑就开始不受控制的陷入了循环式的情景回放。

我们就先简单的概括一下吧!最开始的分工是很明确的,两个人一起确定主题查找资料和文献,然后各负责一半的论文——入江写前半部分白兰负责后面的,嗯,本来一切正常。只是在两天前,入江正一刚刚写完正要保存的空挡,白兰起身去拿U盘然后绊掉了电源线。
重点一:没有保存。
重点二:这是台式电脑。
啥?为什么不用笔记本?这就是重点三了:入江的笔记本送修中,故障原因还是之前[某个人]制造的意外。

罪行陈述完毕。请问被告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episode 3]

“嫌犯兼惯犯”带着颇具讨好意味的微笑朝入江晃了晃指间的U盘——

“呐,为了弥补过错我昨晚写好了前一半~ ”眼见入江有点松动的表情赶忙又趁热打铁道,“小正小正~ 论文和考勤占了综评的一半呐,你不会忍心看到我当掉的吧~ ”

入江正一满头黑线,认命的拿过了U盘插到USB接口上:“省省吧,我是不忍心看到教授再次被你折磨。”

扫了几眼报告后入江就禁不住满脸的诧异,这跟之前那尚未保存就夭折了的部分几乎是一样的,连stata的回归结果都似乎是之前得到的那一份。

肩膀上蓦地一沉,白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挪到了入江身后的位置,懒洋洋的声线擦过耳廓,撩起一片浅淡的红色在颈上蔓延:“还好当时我也大概的扫了一遍…怎样?小正我的记忆力还不错吧~ ”

“是啊,好到像是早有预谋一样——”一回头就正对上那双满盛了笑意的紫罗兰色眼眸,距离近到脸上温度忽升,入江掩饰似的咳了两声,随手抽了一本《统计学》翻起来,顺带把转椅转到了稍远的另一边。

“小正……书拿倒了……”

白兰好笑的看着视线里那人身形一僵,耳后露出的小块皮肤颜色愈深,忽然就庆幸这般场面只有自己得见。

入江“啪”的合上了书有些愤然道:“你是不是很无聊?”

“诶?看着小正一点都不无聊~ ♪”

“……从现在起距离我和电源三米以上,不然我保证你连下一门量子学一起挂。”

“是、是~”回答的尾音照例懒懒的上调,明晃晃的笑容衬着窗外的日光正恰好,“小正要不要来杯咖啡?”


至于……实际上整篇论文都将由入江完成这个事实,我们还是先心照不宣好了。



[episode 4]

这其实越来越近似于每个期末的传统节目。

到了大学总会觉得,考试周之前的日子才是名副其实的修罗期:
大大小小的实验设计、报告和论文,平均下来两天里要完成三份作业,睡眠时间大打折扣相比夏季倾销甩卖的羽绒服有过之而无不及,图书馆里抱回了大堆专业书也不管能不能看完,好在再不济还可以写到文章末尾的参考文献里充数。

偏偏还每一次都不能顺利度过,嗯,软件抽风键盘进水漏记要求或者跟别人撞了选题……哦对了还得加上扯掉电源强行被关机。
白兰先生这到底该算是你悲剧还是我悲剧?

但是有人惨兮兮的喊说“小正你这是选择性的回忆歧视!”。

是么?有么?我何曾漏了些什么?

>>>
伸手去够咖啡的时候杯子却抢先被谁拎走——
“喝冷咖啡就不怕胃疼?我去帮你重倒一杯。”

或者,蓦地眼镜就被摘了下去,连着转椅被推离了书桌——
“歇一下啦,小正你要是累病了我会伤心死的。”

棉花糖的甜腻气息就这么长久的跟特浓咖啡的香醇混合在了一起,搭配的奇怪却是契合。
总归某一天,入江正一无比顺手的从棉花糖高塔上顺手拈了一块儿,然后又极其自然的抱怨这口味实在还比不上前天买的那些。

白兰忽然就咧嘴笑得近乎傻气的灿烂。
>>>


所以啊,是不是借口或者故意之类的,从来就不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episode 5]

日光斜斜的从窗子照进来,浅色的地板被照亮了一半。偌大的屋子里就只听见敲击键盘和书页翻动的轻微声响。

白兰惬意的反坐在转椅里,拿着本不知道什么书做掩护,眯着眼换着角度观察入江,终于只换来后者在奋力码字间隙的冷冷一瞥:“……三米以上”。
那时他把椅子摇晃的“吱呀”作响,很想感慨说“一脸认真的小正真是太可爱了”,但是想了下后果还是换了个话题,“小正~ 你说会不会某一个平行宇宙的我们已经考完试了?”

这次入江甚至都没有抬头看他,“我比较希望某一个平行宇宙里你没有笨蛋到扯掉电源线。”这么推测的话,那个隔壁的入江正一大概也不会这么频繁的胃疼。

“……小正~~你果然还是在生气……”

“……!”心理防线就这么哗啦啦的崩溃掉了。那个可怜兮兮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入江想这整个事件的受害者难道不是我么!不是我么!!

“也许平行宇宙里扯掉电源线的人是小正哦~”

“……量子学的作业再跟你一组我就不姓入江。”

“唉?!开玩笑的啦小正~”

白兰趴在椅背上,神情像是晒足了太阳的猫,悠悠然开口说:“不管哪个平行宇宙里我都一样爱小正哟~”

哗啦啦书本就倒了一地,掩盖了谁些许慌乱的轻咳声。

两个人蹲在地上整理那些完全乱了顺序的论文集子,入江竭力的忽视脸部不大正常的温度努力平静的开口:“那什么……还差最后两段,要是等下再出什么乱子,我就真的彻底不再管了!”

“好好~ ”这声音怎么听都带着满满的餍足意味。捉弄人就这么有趣的么!入江不用抬头就能够想出白兰脸上欠扁的神色。

“真是无可救药了。”

这句也许其实是入江正一说给自己听的。



[episode 6]

晚餐是白兰亲自下厨。

唯一的插曲出现在之后的餐桌上——在入江的强烈抗议下白兰总算撤去了红酒和蜡烛,呃,其实黑椒牛扒的味道还是不错的。

饭后白兰很贤惠的推开了小正,自己一个人去洗餐具,入江终于觉得可以稍稍松了口气,坐在电脑前深深呼吸准备开始最后的修改。
忽然却瞥到手机闪烁着有新短信——

“斯帕纳: 记得给邮箱里备份写好的论文,存完了告诉我。哦对了,如果你已经不生气了就算了。”

入江觉得有些莫名,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又说不明白,想了想还是给Gmail的邮箱里发了论文的初稿,然后发短信告诉了斯帕纳。

白兰回来后就看到入江对着论文做最后的校对,而后又如释重负的点了保存。

不过这个如释重负的表情并没有来得及传递给白兰。

他笑眯眯的凑近屏幕就只看到屏幕瞬间变蓝闪过似曾相识的数据代码。
是了,电脑中毒蓝屏的时候,那满屏的混乱代码总是似曾相识的。
白兰•杰索同学终于有点笑不出来了。

入江正一对着已然崩溃了的电脑,着实不知道该作何表情。他转头看了眼白兰,对方满脸的复杂神色。

忽然之间入江一直以来堆积在内心深处的沉痛心情就全部消失了,呃,或者说,量变终于完成了质变——它转化成了一种莫名的、类似于“债多不愁”的豪迈,大体可以表述为:

“你还能拿我怎样?”

于是他微微一笑对白兰说 “我去睡了”,然后抢在白兰开口前补充道, “我说过了再出问题就彻底不管了的。”

白兰看了眼墙上的钟——21:45,入江的声音幽幽的传过来“还有大约10个小时,不然我们就得一起挂科。”

……

白兰同学请你节哀顺变。



[episode 7]

入江头部挨上枕头的刹那才想起斯帕纳“提醒”了自己,初稿的备份就在邮箱里。不由得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

预设病毒这种事情其实挺有斯帕纳风格的。

于是他悄然的转过身去看白兰,那人正对着笔记本和大堆的资料奋战着,台灯往下压了几分,只照了周身不大的范围。

其实……嗯……在这个角度的话……看背影的话……

咳!其实他认真的样子还是挺帅的。

不过这句话入江大概是不会说出来的,至少,短时间内是这样决定的。这么说吧,气消了之前肯定是不会说的。

你以为有谁到了现在还发现不了自己实际上很“迂回”的写完了整篇论文么!

昏暗的光亮里入江听不清白兰翻书的声响,他翻了下手机,嗯,快凌晨两点了。

这样的话,他把编辑好邮箱密码的短信存到了草稿箱,想着看在某人态度良好的份上,再过三分钟就告诉他好了。



话说,期末什么的,其实也没那么难熬不是?



>>>是了是了,有谁说过生活的美好就在于其不确定性。
>>>不然哪里有那么多的平行宇宙?


>>>这是个美丽的意外事故。




+++FIN+++
| 家教档·白正 | COM(0) | TB(0) |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