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2017/11 >>12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10-02-17 (Wed)
“即使我将世界收入囊中”
——题记



|文:fasti_彼|
|CP:1001/“一枕安眠”相关|
|For:MINA,节日快乐|

BGM:Letting Go-Jo De La Rosa



那天他忽然梦见很久以前,入江正一单薄的身体习惯性的缩在柔软床铺的一角,缺乏安全感一般,睫毛在脸上投下小片暗影,睡颜安然。他伸手关了壁灯然后轻轻的带上了门。
然后突然就醒了,空荡荡的冷色调房间只有自己一个人,蓦地记不清那个时侯到底有没有跟他说“晚安”。


[Scene 1]

这是每天惯例的行程了。

上午的时候他去了医院,入江依旧没有醒,他隔在一层薄薄的玻璃外面看那个人安静的睡颜,安静而又安稳,在淡金的日光下变得苍白透明,似乎比起先前又消瘦了一点点。

跟彭格列几次三番的会谈终于渐近尾声,说是缔结同盟实际上跟吞并也没差太多——权力被架空的干脆利落——如果可以他还真想跟reborn来个脱帽致敬。不过白兰多多少少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唯一明确提出的要求是,将入江正一转到密鲁菲奥雷名下的医院。

他看着对面一众人等戒备的神情觉得有点好笑,于是稍收回视线去看沢田纲吉:“纲吉君,你总归也不希望天天都在彭格列看到我对不对?”

离开的时候他忽然就觉得这一切简直是一个笑话,搞不好还是个冷笑话。到头来最戏剧性的结果不过是入江的深度昏迷,他在心里数了数,到现在是第41天。

大概比那人曾经休过的任何假期都长了。

从记忆里翻出了零星的片段,某一个闷热而漫长的下午,入江缩在电脑屏幕后面,被堆放的杂乱的文件遮挡包围着,听不到除了仪器运转和敲击键盘之外的声响,他倚在沙发里自语着“啊拉棉花糖怎么没了”,随后换来句“……我还想说我的假期怎么没了呢”……


>>>亲爱的小正,你这次是打算一起补回来么?



[Scene 2]

有人说过,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那些最简单的、最复杂的、最明白的,以及,最不明白的。

长久以来不过只换来白兰微挑嘴角的一抹讥诮浅笑。入江正一那点儿微妙的心思他不在意所以也不戳破,乐得笑看对方小小的苦恼,要比喻的话就像是棉花糖,不过都是消遣,或者说习惯。既然总归是演戏,他倒是不介意稍作配合。

这是一局庞大的choice,漫长到推演了十年。

被遗忘了的在偌大的校园里游荡,糖果搭起的高塔骤然崩塌,看不见谁笑容腼腆。

究竟过了多久才发现所谓的“习惯”其实不是习惯。

宣誓的时候,入江缩在稍大的制服里有点拘谨又无措,那一条短短的廊道竟走了很久。嘴唇挨近指环,声音轻微而坚定——“我将忠诚于您”。再抬头的时候他没有漏看那双湖绿色眼睛里苦滞的决然神色,忽然就笑得有点不是滋味。

>>>小正我有没有说过你的眼睛很像是苦艾酒的颜色?

病床上那人自然是没有反应。白兰伸手覆住入江露在外面的手掌,尽量不压住那些输液线,触到的温度模糊冰凉,稍稍注意的话,还能看到青色的血管若隐若现。

感觉多少有点奇妙而微妙。他想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看到过小正不带戒备的神情?从很早开始入江就把自己变成了一条紧绷的弦,连睡着了之后有时也会微蹙着眉,还不及现在看上去安稳。……更早的时候,两人的位置是倒置的——白兰懒在被子里装睡,入江气愤的按掉闹钟然后干脆的抽出枕头砸向他。

他眯起紫色的眼,微微出神。
从窗子看出去是一角黯淡的天空,夜色流淌。

其实是有过很多的颜色,在时间荒芜之前,现在却快要想不起了。




[Scene 3]

一个人能够拥有的东西其实非常非常少。

白兰无端的梦到大学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去图书馆,他架不住冬日下午暖洋洋的氛围昏昏然睡过去了,中途朦胧醒来,发现旁边的入江也不知不觉间“倒下了”,于是悄悄摘了他的眼镜又心血来潮的拿了手机拍照留念。

一梦惊醒,身旁虚无。

或者其实辨不出哪种才是真实。

所求究竟为何?倾身俯瞰的世界太过渺小,伸了手就握的住视线之内的所有,而最真实的从指间缝隙里漏走,姿态决绝。白兰暗笑大概自己是真的疯了,其实早就疯了。

从小正的宣誓,他说我将永远忠诚于您,从这时候起就回不去了。

他百无聊赖的坐在阳台上吃了一包又一包的棉花糖,觉得味道不及小正买来的那些。然后看到日出,视线尽头的夜色燃烧,渐染出迷炫的浅金、淡绯和暖橙色泽。清晨的光芒柔和淡薄,明媚的像是半透明的蝶翼脉络。

可惜是一个人。
也没有马友友的大提琴曲。

>>>小正,其实我想要的,非常非常少。




[Scene 4]

走的时候他低下头,嘴唇轻触入江的额头。

>>>亲爱的你怎样才肯醒过来?

叹息溜走的太快捕捉不及。难道我们就不能选择另外的道路。

六道骸一见到门外的白兰就满脸的怪异神情,夸张的扶额而后重又走回去倒在沙发里:
“我现在看到你都快反射性的胃疼了。……他不想醒过来我有什么办法?”

一道不甚圆滑的弧线蜿蜒,他抬手接住,样子奇怪的折纸飞机,拆开来抚平看到熟悉的字迹,边缘氤氲出浅色的晕渍

——也许我有点想你了。

突然就听不见谁的的刻薄调侃,“拜托你别笑得那么恶心。”


>>>只要你回头,我就在那里。



[Scene 5]

街角的向日葵开了。
他们绽放的像是泼洒开来的明丽水彩,微微蜷缩的花瓣恣意舒展,安静热烈。

是开在眼底心间最柔软的颜色。

指间滑过沉静的眉眼,睫毛投下淡紫的暗影。

>>>我不在意再等十年。

他想起多年前少年的笑容腼腆,那时透过湖绿色的双眼能看到内心,柔软而坚决,像连绵成片的金色花朵,或者黎明时燃烧的夜色。

>>>小正也是傻瓜。

Choice的那个承诺,说“和彭格列再战”什么的真是太傻了,你从来没想过为了自己要求些什么吗?停手之类的,也许我真的会答应呐。

他削了一个又一个苹果,堆在床头的盘子里,说小正你再不醒过来可就吃不完啦。忽然又想,不知道小正现在还会不会胃疼。




[Scene 6]

糖果色屋顶的房屋连绵成一片又一片。

街上悄无声息,沉静的像是一个安然梦境。他看到熟悉的小公寓,头脑里跳出曾经的设想——
关于小城镇,关于顶层的公寓,朝南的书房和客厅,还有放置了一半CD的书架。
以及,重金属摇滚和马友友的大提琴。

谁才是谁的停泊之所。
尘埃落定。

额头轻轻抵住门板,说“小正我找了你好久”。

还说了什么?

“我已经会削兔子形状的苹果了”,
或者“小正你已经把明年的假期都提前预支了”,
以及,最重要的是

——“你不出来我就搬进去住”。

>>>总归两个人才好一枕安眠。




[Scene 7]

直到那时,
Till that time。

他转头看到窗外一片阳光灿烂,其实并没有漏掉小正的任何言语。

我们在一起,可以看许多许多次的日出,或者星光盛宴。



>>>我终于找到你,而你并没有离开。

>>>即使标上了“END”也并非终场。

>>>everything will change,but love remains the same。



+++FIN+++




TUT这算是《一枕安眠》的白兰视角篇?
夫君俺说的正式的礼物就是这个了TUT。。
OJZ咳虽然字数很少但是写了很久囧。。至于崩坏与否。。吾、吾心里彻底没数了OJZ||||不过落仔说的蛮对的吾比较习惯小正视角T T。

于是这篇是有些迟到的情人节贺文,送给亲爱的MINA,以及吾亲爱的夫君,节日快乐~

| 家教档·白正 | COM(0) | TB(0) |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