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2017/09 >>10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10-03-07 (Sun)
|文:fasti_彼|
|CP:白正/280正式悼念物T.T|
|BGM:invitaation Vitaa|


声音,
回荡在整个世界荒原。


>>>

那个时侯他笑了。

入江看的清清楚楚,几近破碎的,熟悉的微笑。

腹部的伤口还在抽痛,四肢麻木的动弹不得,打斗时的炎压四溢压迫使人错觉空气分子都渐渐稀薄,风沙卷起刮得皮肤生疼,最后那次X-Burner迸射出的光芒冰冷而刺眼
——但是入江正一还是看到了,那个笑容。

忽然就好像被碎片扎了满心,痛感铺天盖地,而被淹没的感觉只在一瞬。
然后只觉得疲惫和麻木,再也撑不住的一阵阵眩晕,他想是不是要告别?记忆里并没有好好告别过的样子。

但是张了张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

甚至扯不出微笑。

沉默的氛围微妙的蔓延开去,这时才像是惊醒一切都结束了,不是暂停,不是for a rest,

——是游戏的终结。





>>>

黑白两色的风景消散,尘埃弥漫。
他看不到视线尽头的身影,也没听见玛雷指环跌落碎裂的声响。

但是确实有什么消失了,
不在了,
回声空洞的叠加渐强,像是盛大的节日鼓点。

也许,曾经无比接近过呢。

入江费力的抬起手,遮住眼。
烙印在视网膜上的影像却残留不去。

“真是,好耀眼啊……”


>>>

比如摇滚乐、棉花糖、大捧的花束。
或者,某种暧昧脆弱而不敢承认的感情。

左手执白右手执黑,一人分饰两角,末了白兰夸张的叹气推开棋盘,声音慵懒再加上点刻意的可怜兮兮。
“小正你当真不能陪我一下?”
“一个人很无聊呐~”

入江正一当时回答了什么?

肯定不是“我也没有回头的理由”。

只是旁观者,或者路人罢了,看遍所有的绚烂荒芜,看到世界尽头黑白两色纯粹分明。
有人说“我没有回头的理由哦~”
——你当真不能陪我?

只是拼命跑过去也抓不到衣角。
白兰大人,我们隔的这么这么远。


>>>

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

那一瞬间的思念持续了多少分十秒钟日日夜夜,
四季轮换,
时光流转,
岁岁年年。

手掌里盛住无限,
刹那永劫。

人一生才有多少个十年?


>>>

亲爱的这不是爱情。
白兰•杰索与入江正一从未相爱。

——所以形同陌路没什么不对,
——完全对立也没什么不可以,
——既然可以背叛那么默许下杀戮当然没有关系。

——胃疼只是因为饮食混乱罢了,
——不是紧张不是慌乱,
——更不是因为你。

白兰在记忆里沉默的微笑。

是啊是啊,那所谓“最美好的时光”里他们也未曾提及“爱”这样的字眼。

从来无关爱情。

觉得难过,其实只是,不擅长离别。


>>>

尘埃里碎片闪光。
入江蹒跚的走过去捡起破碎的指环。

擦去污渍的时候看见内侧刻下的字母,形迹模糊
——I.S.
……Irie Shioichi……
它们静静的蚀刻在银质的金属表面,像是会一直存在到世界的尽头宇宙终结。

他们从未提及诸如“爱”一类的字眼。
他们并不相爱。
无关爱情。

他忽然有点想笑,是了你大概早就看透了我,而我却不敢确定是否看得清你。
说到底我从没能骗过你。

最后是入江正一落进了一个维持不能的谎言。


>>>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假使看不见听不见说不出感觉不到碰触不能,
直到躯体僵硬心跳停歇呼吸渐止,

连思绪也无法传达。

也许才能忘记你。


>>>

大概我们都是傻瓜。
他的指间滑过字母凹凸的痕迹,阳光漫漫的铺撒下来有微光反射。

闭起眼的时候想起他说

——既然最后一次是小正赢了,那么可以保留一个愿望哦~
……
——小正你当真不能陪我一下?
……

<那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如果,
我是说如果,

时间能够在那一刻静止,那该是多么多么美好的事情。


+++FIN+++


本、本来打算写点治愈的东西但是……
吾、吾就只能写出这样的玩意儿了QAQ。。。对不起了MINA。。。【90°鞠躬】
谁有有效的治愈方法请务必要告诉俺T T
| 家教档·白正 | COM(0) | TB(0) |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