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2017/11 >>12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10-07-11 (Sun)
|文:fasti_彼|
|CP:1001 only/HE (单一世界设定|
|送给亲爱的夫君,QAQ迟到的生日快乐|



“只要我们的世界大,时间多。”
——马维尔

>>>

金属制的笔尖摩挲着些微粗糙的硬质纸面,有一点轻微的声响,他抬起头似是想起了什么,指尖轻轻敲着桌面,而后继续去写那张明信片——

[现在外面下雪了,果然比起雨天还是下雪好一点。唉,早知道就不出来啦,小正现在一定在气愤的到处找我,不过其实论文我已经发到教授的邮箱里面啦,我偶尔也是会准时一次的……]
[其实我这次真的是在图书馆呐,小正你信我的话不就会少跑很多路了?不过也好,我其实一直都想知道十年后火箭弹这东西有没有保质期来着,今天正好是个机会~]
[啊……糟了,忽然发现这张糟糕的硬纸片儿原来是图书馆的借书卡,算了就这样好了,反正也没人看见~……]

他放下笔,瞥了眼窗外逐渐被白色覆盖的灰蓝色的屋顶,然后把一直被误认作明信片的借书卡随手夹进了书里。
短暂的几秒钟之后是类似爆竹引燃但更加模糊低沉的声响,一直以来像是凝滞的空气被震动波及,摊开来的书页缓慢的翻过合拢——《The time traveler’s wife》。



>>>

瞬息之间,流年移转。

凭空里突兀多出了一个人并没引起什么慌乱,他四下里微微看了下确定自己是在一家饮品店,人不算多却也不少,玻璃门上的细小风铃被不时进出的客人带着发出轻响,涌进来的空气冰凉又有点湿润——外面白茫茫的一片竟也是在下雪。

视线再转到对面的时候他眯起眼睛笑道:“bingo~ 看来没过保质期呐。”
那边入江正一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而后又带了那么点慌张的迅速打量四周。

然后听见有谁略微低沉的笑声:“别看啦小正,这次时间旅行的是我哟~”

稍加注意的话,那的确是一张略显不同的面孔,十年前的,带着一贯的不可捉摸的微笑的白兰。
那一瞬间某些还未及散落在时光长河里气息,就这样在这个慵懒的冬季午后如同细小微尘般扩散开去,使得整个人看上去都更加耀眼。

“小正~我请你喝热饮吧~”



>>>

咖啡匙轻微搅动,浅薄的白色雾气逸散开去,他微低着头问:“所以小正是在这里等十年后的我么?”
“……正确的讲,是某人刚说了要给我个惊喜然后就——”,入江推了下眼镜,不知为什么这个动作很有点扶额的无力感,“说实话我一直对你的惊喜不抱好感和期待。”
“哎~真过分啊小正”感慨起来的时候那份委屈也恰到好处,精准到让人到听不出究竟多少真假,沉默了片刻他接着说,“突然觉得很不甘心呐,小正的样子看上去根本没有变嘛~这真的是十年后么?♪”

是真的没变多少呢,他想现在的小正应该多大了,29或者30?虽然感觉上沉稳了很多,看起来还像是20出头的样子,肤色是一贯的苍白,因着骨骼瘦削又显得有点单薄。但是,在这里的入江正一不会习惯性的微皱着眉头,也不会敛起眼中变幻不定的明暗神色。

大概,也不会紧张到胃痛吧?这么想的话,其实也变了很多也说不定。

入江怔了一下,再开口的时候带了点无奈的笑意,“外表没变之类的,你大概更加没有资格说我吧!……如果可能,我还真挺想看看两个不同年代的你相遇会怎样。”
“……然后我们3P么?”
“噗!!——喂!!!!”



>>>

咖啡毫无预兆的喷了出来,对面的入江手忙脚乱的拿过纸巾擦拭,又碍着周围惊奇的目光不好发作,只是涨红了脸愤怒的看过来——那种非常真切毫不掩饰的愤怒。
而鉴于恶劣的性格作祟,他倒是笑得更加开心,浅紫的眼眸在笑容的拉伸下几乎全然成了弧线的形状,看起来更加显得狡黠。
那或者——还有某些庆幸的成分包含在其中。

诸如“仍未改变”之类的感慨,其实也有些好笑,按理说他是不相信这些也不屑于这些情绪的。摆在了时间面前一切都很苍白,于是等待和妥协都成了懦弱。弱小是一种罪过,唯有一个人不间断的走下去,游戏世界才不会被世界或者时间愚弄。

但是刚才某个时候,他确实觉得这样子挺好,小正他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比十年前看上去要开心得多。

“小正~ 这么看来的话……其实我输了吧?”他想了想还是开口问了,并没与犹豫很久。
“这是机密,无可奉告。”

啊拉啊拉~ 难道是气还没消?他支着下颌笑眯眯的看对面那人依旧有些不善的脸色,叹气道,“难得我过来一次哎~小正真小气~……不过我大概猜得到。”

十分钟真的很短。那个时侯周身的空气忽然像是要被抽空般扭曲震动,视线里的画面支离破碎的消散,他盯着入江湖绿色的眼睛忽然就想自己忘了问他还会不会胃疼,但一瞬间他瞥到了什么又有些意外同时有些释然的笑了,只说了“再见”。

不过刚刚好像确实过火了一点,小正一时半会儿肯定是不想再见了吧。

如此想着的时候就已经再次回到了图书馆里,这么个糟糕的天气里整间屋子都没有其他人,不过有一个人是来过的,他清楚得很。

书被人翻动过,那张倒霉的误写了字的借书卡又被翻了出来,是他熟悉的字迹,不过来自多年之后的另一双手,写在了他那乱糟糟不知该叫信还是流水账的东西的背面

——“我爱你,永永远远。时间没有什么了不起。”



>>>

这没什么不好。
他突然就笑了。有没有遗憾这种问题,随着时间总是会有不同的答案。这条洪流远比银河漫长,那些消散掉的早就不可计数,有时反倒是些不易长存的事物沉淀了下来。
再过许多年他或许还会打趣说些“都怪小正啊我是被迷住了”之类的老不正经的话。不过那短暂的十分钟里他确实觉得,即使是对着十年后的这个人,有些感觉依旧没变。
也许不只是十年,也许哪怕许多个十年之后仍旧如此。



>>>

于是入江正一撞开门的时候就看见有个人正笑得傻气不已。一肚子无名火未及发泄就又被他扯了手往外面拽去说“小正我好饿啊我们吃饭去吧!”……真是莫名其妙的不行。
论文什么的暂时都被迫忘了,也没回过神问句“你有什么要庆祝的么谁又倒霉了”之类的,更没发现他顺走了一张看似是而其实它确实是借书卡的硬纸片儿。所以几年后入江正一大概会非常后悔。



>>>

其实是很简单的,也许在别人来看还有点无聊,
时空倒错的那个瞬间他瞥到入江手上微弱的闪光,在无名指的位置

——那是一枚戒指

只是这样,
仅此而已。



+++FIN+++




【跪地痛哭】

夫君QAQ我错了我我果然最近就杯具。。。夫君来收礼物www以及求谅解QAQ////(好吧写到这边乃大概是看不到的OTZ)

-----------------努力调整情绪的分割线-----------------

强烈觉得自己是前阵子BE的后遗症还在继续OTZ如果不是生贺的话大概还是想写悲文||||其实这篇也没能很治愈啊哈哈哈(悲凉笑)
抹去了平行世界的设定,请把这当做“只有一个世界”来看待=- =~~~

不得不说就单一世界设定来讲是看了《时间旅行者的妻子》后的想法,不过还是有所不同TUT。。。那句“我爱你,永永远远。时间没有什么了不起。”同样出自这本书中////帝都巨热的那几天我正好泡在图书馆温书备考于是休息期间看完了它。。。推荐推荐~ (喂)

其实这文还是让我写闷了吧囧反正现在各种自我厌恶【趴】

厚脸皮求评QAQ砖也行

(P.S.有所察觉的亲请不要大意的用力吐槽这个题目吧OTZ。。。我我就是很想用!)
| 家教档·白正 | COM(0) | TB(0) |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