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2017/09 >>10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10-07-21 (Wed)
BGM:乐光 十二国记


|文:fasti_彼|
|CP:白正only / 这是纯粹的砂糖点心w|
|FOR:喵和喵离喵离,生日快乐~|


所有的所有,那些沁润在分秒年华、呼吸转瞬间的,其实都只是最细小的幸福。

>>>

那已经有二十分钟过去了。
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隔着层窗子几不可闻,公寓里静的仿佛是凌晨四点的光景,其间只有微波炉停止工作发出的“叮——”的一声勉强唤回了些许正常的时间感。

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
从一进门的时候就开始了。
白兰的脑子这时候已经转了好几圈,但是他还是有点摸不着头绪。难道跟往常相比有什么不一样的么?


开门的那个瞬间雨水的湿润凉气也一同涌了进来,他转身把雨伞收起靠在门廊边上后再回过头,就只看见入江若有所思的微皱着眉看着自己。
“雨还真是很大啊,小正你下午回来的时候没被淋到吧?”
“啊,没。”


但是之后就一直这么安静了。
客厅的灯没开,白兰一个人窝在沙发里折腾着电视的遥控器,所有频道从前换到后再从后换到前——根本就是静音状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些什么。
其实入江正一愤怒的时候并不少来着,论原因的话掰着指头都可能数不过来。白兰想着 自己今天记得去上课了也交了课程论文……至于昨天他负责晚餐倒也没做棉花糖拌饭什么的……那么小正难道是胃痛?或者……其实是自己进门的方式不对么(喂
思绪越来越往奇怪的方向发展拽也拽不回来,想去拿茶几上的棉花糖的时候发现袋子早就空了,同一时间胃部发出一阵模糊的声响。

是了,晚饭还没吃呢。
他开始思忖要不要提醒下小正今天他负责晚餐,不过说实话今天的气场实在是微妙了,有种莫名的不好形容的微妙。

结果不到两秒就听到熟悉的叹气声以及一句“饭好了”。




>>>

于是餐桌前相对而坐。
白兰恍惚了几秒钟后想原来让自己觉得微妙的不止是小正态度反常这一点,屋子里有一股很……奇特的味道。
刚刚在客厅里时还没怎么在意,但是这会儿味道的源头正摆在他的面前,挺花哨的一盘子,旁边有刀叉也有……筷子?

这看上去……有点险象环生啊怎么办……

所以说,电子机械上的天赋是否可以转移到料理上?白兰笑得一脸不动声色高深莫测,目光在那盘食物和入江正一之间来回打量了几次,终于找到声音开口问道:
“……小正你又参加了家政社么?”

他不怎么熟练的用筷子夹起一根细细长长的条状物,还没怎么研究清楚就手一滑把它又掉回了盘里面。
“嗯~……然后课后练习是煮面?”

对面入江喝牛奶的动作停了那么一下,随后还是“咕咚咕咚”一口气解决了那一大杯牛奶然后把杯子干脆的往桌子上一放——气势颇为豪迈。

“你想太多了喂,它就只是晚餐而已。”


……


就算你这么讲了它还是挺让人难以下手啊对不对?

白兰放下筷子转而捧着脸做少女忧愁状:“小正今天到底怎么了嘛~ ♪”

入江像是又叹了口气,随手又推了下眼镜——这是个很熟悉的动作,表明了接下来谈论的内容将会是较为严肃的话题——然后他抬起头,湖绿色的眼睛瞬也不瞬的盯着白兰:

“我说——你这混蛋到底是哪一天生日?”
“诶?……”




>>>

入江正一似乎是有些泄气又带着点儿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啊啊、不是今天么?我去帮忙整理院里的学籍档案资料,那时候看到的。”


说来说去入江自己都觉得真是个算不得什么的无聊事情。
旁人究竟是哪一天过生日或者究竟要不要过生日跟自己有什么相关的?他白兰•杰索怎样怎样跟你入江正一又有什么关系?不过就是同一个专业住同一栋公寓研究同一个课题如此这般罢了。

人与人之间,可能存在的关系也许千百种。
从出身到个性再到观念信仰种种种种,不一样的地方远比已经意识到的还要多,以至于冠以“朋友”这样的称呼都会觉得不妥——但是事实上确实有某个细节,精神中的某个方面,肖似的如同对称的镜像。

于是头脑里筛过了不止一遍后所能挑出的最亲密的形容也就是“室友”罢了——且绝对不是某人嘴里面“同居人”那等暧昧的形容。



不过这么强调总是会招来抗议就是了。

课题中期审核通过的那天白兰提回来一大袋听装啤酒,非要拽着入江一起来个“不醉不休”,喝到后来也不知是醉了还是怎样,反正比平时还要话多:从没办法出去刷夜泡吧的怨念一直扯到系主任跟院长的最新八卦最后包括“我最喜欢小正呐”之类的告白也趁机重复了好多遍……

不甚明亮的暖色调灯光下白兰浅紫色的眼睛泛着细碎的光芒,盛了点点不甚明了、兴许还是故意为之的醉意在里面,笑声模糊听不真切——

“我对小正啊……”

银色的头发擦在脖颈的位置有些痒,他瑟缩了一下却马上被抱的更紧。

“……绝对不止是爱情那么简单的东西……”
“……////////”

真算是惊天动地的肉麻不已。


——而之后呢?
——原来所能够了解的,还是一如既往的少。


所以一定是哪根筋搭错了才没有在那时候推开他。




>>>

“其实我自己都忘记了呐。”

结果白兰怔了片刻然后摸了下鼻尖慢吞吞的说: “……印象里就没怎么过过生日呢, 而且我也不擅长记日期什么的嘛~ ”
他瞥到入江有些愕然的神色,而后笑眯眯的补充道:“我倒是更想跟小正同一天过啊~二人世界什么的~~ ❤”

“……你后面那句可以不加。”

于是暂时放过了面部颜色起了微妙变化的青年,白兰低头去研究碗里的面。
没记错的话,之前自己确实买过长面回来……嗯…看上去还是也挺像意大利面的样子,虽然里面的面酱看起来更加靠近于“汤”……话说,能把硬杜林小麦粉制的面条煮的这么软其实也挺不容易的吧?


“好像……看起来是挺……那什么的……”
“咳咳、那个……冰箱里面没别的食材了……”
“我之前确实没煮过这东西……白兰你还是别吃了叫份外卖好了|||”


他噗的笑出来,看着对面目光闪烁努力组织语言的入江,越看越觉得真是可爱的不行。
怎么办……忽然很想等下再吃面啊……


“嗯~ 好像在中国的话过生日有吃长寿面的习惯吧~ ”白兰眯起眼睛吞了口面条下去,“这不是正合适么~ 我很喜欢哟,小正~ 谢谢你煮给我的生日礼物♪~”




>>>

“那什么、味道会不会很……”入江蘸了一点酱料尝了尝……
然后脸色由红转白瞬间古怪,“白、白兰你别吃了!快倒掉!!”

所以就说嘛,虽然物理上的外貌特征是相似的,但是NaCl和C12H22O11毕竟是完全不同的两类物质。
不管怎么讲——盐和糖没分清的结果总是很杯具的。

但是那个银发乱翘的家伙却护着碗冲着入江笑得更开心了,“咦~ 明明味道就很好啊~”。

“你你你你味觉失灵了么!!!”




>>>

别扭的家伙就是这样~

所以大概要等到很久很久之后才能听到那人说出“我也喜欢你”。这样的话没点毅力没点厚脸皮没点想象力和领悟力可怎么行?

“绝对不止是爱情这么简单”
——这么说出来的时候白兰的确没有醉,再后面他其实还打算说
“小正就像是我自己的一部分一样。”

所以当舌头上的味蕾被轻微麻痹,食道和胃部一起经受磨练眼看就要波及到泪腺的时候,忽然就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大概这也算是爱情的味道?”

所以白兰•杰索大概会很大方很开心的承认以及日后跟人炫耀——这比他吃过的所有棉花糖都要美味的多。


哪怕说成是至今为止最美好的一餐也不为过
——在一个自己都不记得的糟糕生日里,还是收到了意外的礼物——
虽然是带着气恼情绪、但还是很用心的煮了很久的、发出微妙气味的晚餐。




>>>

他微垂下眼,认真的吃着那盘始终散发着奇异味道的意面,嘴里小声的感慨道
“小正真是的…味道真的不奇怪嘛~”


——那明明就,很甜蜜啊。



+++FIN+++


【我只是个后记】

QVQ说实话吾还真的很少以“甜文”为目标来写文|||
加上对BE的偏爱劲头还没过去所以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有没有达到期望要求啊TUT。。
(话说正酱好像被我写少女了……|||||对、对不起我这就去蹲墙角QAQ)

P.S.最近再次开始自习室游荡的的生活所以打算提前放出来以免[错过日期]的杯具再次上演OTZ。。。

提前祝阿喵生日快乐www~~

【遁走】
| 家教档·白正 | COM(0) | TB(0) |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