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2017/11 >>12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10-08-14 (Sat)
抽到的关键词是“岛屿”和“期望效应”。

当时看到后直接囧掉一筹莫展OTZ。。原本之前还在赶一篇BE。。结果硬生生把满心伤感调频到死蠢kuso去了TVT。。

好在还是足够欢乐?

-=-=-=-=-=-=-=-=-=-=-=-=-=-=-=-=-=

BGM:love story

|文:fasti_彼|
|CP:1001 only|
|架空/年下设定/HE|



——请你喜欢我吧

>>>

上午10点01分。

入江正一离开图书馆后顺带又去超市转了一圈,拎了一袋子食材出来打算自己随意煮点什么打发掉午餐。早上的空气和阳光都刚刚好,于是入江也就放慢步子悠闲的往公寓走。

节奏步调比平日里放缓了不只一点点——这大概就是周末最大的好处了。
这么想着的时候已快到了楼下,他抬眼时瞥见一个略微熟悉的身影——银白色的发丝在上午的光线下格外的闪亮,有谁仰着头眯起眼睛,似是在揣度[目标]在第几层的模样,行李箱随意丢在脚边。

……眼花了吧

疑惑着的同时,无论如何都不该出现在这里的那个人发现了他然后兴高采烈的转了过来:“小正小正~我来投奔你啦~ ”

大概是被那久违的语气惊悚到了,手指不受控制的一松就把购物袋掉了下去——番茄和洋葱们四散滚落了一地。

现年25岁的入江正一突然陷入了一种莫名的、又微妙的熟悉和亲切的无力感之中。
是了,大概,再也没有悠闲的周末这种说法了。



>>>

行为真是一如既往的超乎常人的预料。

各种疑问在头脑里澎湃翻腾,入江颇为辛苦的尝试着筹措合适的措辞,想了半天还是直接问道:“——你究竟是干嘛来的?”

他自忖自己语气称得上严肃,表情也很郑重。实际上,那个眉头微蹙的神情是对方非常熟悉的——从多年前他就一次又一次的见到过,几乎都可以打上“专属”标签。

所以这次显然没能起到任何效用。
这会儿白兰提着行李箱,胡乱趿着拖鞋正兴致勃勃的满客厅转悠,听见问话后笑意盈盈的丢过来一句,“逃婚哟~”

入江正一深深吸气提醒自己手中这玻璃杯是新买的不便宜,况且丢过去碎了搞不好还得自己收拾。

发现自己没被理会,银发少年有些没趣的摸了摸鼻尖,换了个答案说:“其实我是离家出走了。”
……
入江正一开始认真的衡量到底这两个答案哪个更加可信,而更让人胃痛的是他还真的比较不出来。

——啊,算了。总比他说“逃命”要好多了不是?


晚一点的时候入江联系了杰索先生——对方的声音依旧带着难掩的气愤和疲惫感,听上去不免让人心生同情——随后确认了自己大概真的得收留某人长达一个暑假的时间。

挂掉电话的时候他揉着眉间很想叹气,顺便最后哀悼了一下自己的周末时光。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此时正卷着毯子蜷在客房的折叠床上倒时差,睡梦中唇角依旧有浅浅的微笑弧度,也就只有这个时候看上去比较接近年幼时乖巧听话的摸样。



>>>

那大概有几年了?

入江正一刚认识白兰•杰索的时候,已经是差不多十年以前。白兰比入江小了差不多7岁,彼时还是小豆丁一个,团子似的整天挂着软乎乎的乖巧微笑,由于那一半的意大利血统,看上去更是漂亮的像洋娃娃一样,浅紫色的眼睛扑闪扑闪,瞬间就迷倒了街区的邻里——不限年龄,无关性别。啊,那时也不像现在这么爱惹麻烦,不过是喜欢跑去隔壁入江家蹭吃蹭喝罢了。
而在之后的年岁中,白兰的爱好逐渐发展出了拉帮结社欺凌弱小,甜言蜜语哄骗老师家长……以及捉弄入江并且乐此不疲。
这么一想,入江正一的胃痛毛病大概就是从那个年代开始的。

被无休止的课业和考试逐渐填满的中学时光本就说不上有多美好,偏偏回忆里硬是又塞进了某个人越发得寸进尺的狡猾笑脸。

先是不肯好好的叫他的名字只是“小正~小正~”的念着——生气之类的也没起到什么作用,每次反倒是先被对方可怜兮兮泪眼汪汪的神情挫败。
因为杰索夫妇工作繁忙的关系,后来又几乎变成了白兰的半个保姆——看着他完成功课啦,期末时指导复习……更频繁的是为他各种惹是生非帮忙善后。
——所谓逃得过平时也逃不过假期不是?

这种悲惨生活最终以入江考去美国念研究生告终。临走前的那几周白兰倒是意外的老实,是不是还盯着他一脸的欲言又止,最后一天终于忍不住吐露真言却把入江吓得不行——

“……小正~ 我觉得吧…我大概是喜欢你。”

就算你用这种难得的委婉的语气也还是很惊悚啊!!!其实根本就是宠物对饲主的感情吧??!呃不对好像得反过来?

结果吐槽的话憋了半天还是咽了下去,依旧只落荒而逃。



>>>

回神的时候入江正一挫败的扶额。
糟糕了又想起那时候的囧事了……看了眼挂钟然后认命的爬起来准备去做晚饭,结果厨具还没碰到就接到学长的电话,对方以一贯懒散而没有起伏的声调表示导师有任务要求半小时内立刻赶到。

……罢了反正这个周末早就报销了。

认命的拿了东西打算出门,他瞥见白兰穿着小熊睡衣睡眼惺忪的挪了出来,于是又开口道:“我出去一趟,大概…也不知道几点能回来。客厅茶几上有外卖的电话,你饿了就自己解决吧。”

“哎?——小正我会给你留晚饭的哦~”

门“砰”的就关上了,走得那么急大概最后这句并没有被听到。



最后又在实验室里耗到大半夜,没办法还得搭斯帕纳的车回去。
入江缩在副驾驶位上一脸的疲惫,斯帕纳倒是神色如常,咬着棒棒糖有点不大清楚的问道:“怎么你今天格外的没精神?”
“啊……家里来了个问题少年”入江头脑里蓦地蹦出白兰得意洋洋的笑脸,他在诸如克星或者魔头之类混杂了丰富的个人情感的称呼之间纠结了片刻,然后一脸胃痛的说“是个麻烦的孩子”。

斯帕纳像是笑了一下:“哦,导致你当年改了航班仓皇出逃的那个?”

“……你还能更幸灾乐祸一点么。”



>>>

白兰并没有睡,听见车子鸣笛的声音他很快的跑下了楼来,看见斯帕纳愣了一下,随后笑道

——“麻烦你啦把我家小正送回来~”

见鬼了那是什么称呼!!入江在一边捂着胃部无力吐槽,斯帕纳倒是兴致勃勃的打量了几眼白兰。

——“应该的,不必客气。”

……你们居然能够正常的沟通么!!入江暗暗叹气道真是够了,语气平板的谢过斯帕纳然后僵硬的挪进了楼道。


“小正~小正~你们认识很久啦?”白兰突然开口,问句语气不明。
再次叹气:“斯帕纳是导师带的博士生,算是我的学长。”
“哦……”没过几秒又不依不饶的问到:“小正你不是买了车的嘛,怎么都不见你开?”

到了。
入江拿了钥匙开门,半边脸藏在阴影里目光有点儿躲躲闪闪,“呃……总是绕错路什么的。”

“噗——”白兰撑着门框满脸的笑意了然,“那以后我开车送小正好了~”
“什——”

话没说完就又被打断。
白兰先是一头扎进厨房里而后再次露了半个脑袋出来说:“我热一下饭,过几分钟就可以吃了~ ”

白兰•杰索会做料理还真的出乎了入江的意料。而且看上去卖相真的不错口感也说得过去,呃,至少不比入江正一自己做出来的差。
“还真的看不出来啊。”入江突然心生感慨,时间到底还是能改变不少东西的。

“嗯~ 不是说,要抓住一个人的心首先就要抓住他的胃么~”

……||||



>>>

大体上,每天也就是这么过来了。

起床的时候需要防备偷袭;
洗漱时旁边常常挤过来另外一个人,镜子里同时映着怨念疲惫和笑容闪亮的两张面孔;
早餐倒是不用自己准备了,但是只有全麦面包、煎蛋和兑了过量牛奶的咖啡;
出门的时候不用再搭公交或者麻烦斯帕纳,但麻烦的是自己也经常被拐去甜品店;
家里面的书柜和相册常常被翻得乱糟糟,罪魁祸首基本上没有隐私权这种概念意识……

入江正一的暂时性总结还没在头脑中捋完一遍又听见白兰在那边兴致勃勃的念着什么——

“……古希腊雕刻家皮格马利翁深深地爱上了自己用象牙雕刻的美丽少女,并希望少女能够变成活生生的真人。他的真挚的爱感动了爱神阿劳芙罗狄特,爱神赋予了少女雕像以生命,最终皮格马利翁与自己钟爱的少女结为伉俪……哦~ 期望效应原来是从这里衍生来的么?”

“别随意走神,你难道不是来找我温习微积分的么?”入江拿指间扣着桌面。
关于白兰跑来的原因他追问了不知几次,各色答案扯了一遍后银发少年才老实交代说是想报考这边的大学,于是时隔几年之后入江再次肩负起指导的重任。

“我只是好奇嘛~”,白兰笑得若有所思,继续哗啦啦的翻着手中那本《教育心理学》:“……挺神奇的不是么?其实不止是教育方面的应用吧?……诸如医学上的心理暗示,或者行为金融所说的“预期”之类的。”

扯着扯着他自己倒是兴致愈高,赤着脚在窗边来回踱步,最后惬意的倒回转椅里,总结陈词般字正腔圆的说道:“——心中怎样相信就会怎样成就,只要怀着足够强烈期望,所期待的就会出现~ ”

……怎么被他这样一说就像是巫术一样了。

低着头不予理会,却蓦地觉得光线被什么阻隔了开来。抬起头对上一双浅紫色的狭长双眼,白兰凑得很近,眼中光芒流转扑闪扑闪极像幼年时候,又带着那么点郑重非常的意味

——“小正, 请你喜欢我吧~”

入江正一一个不稳就从椅子上栽了下去。



>>>

于是说,脾气心性难道不会随着年龄而有所改观么?

入江有时候盯着白兰想这小鬼还真是长大了,似乎是今年就成年了?个子倒是拔节一般长得飞快,这张脸也是到哪里都能迷倒大票纯情少女……但是个性这么糟糕行为如此脱节这可怎么办啊?随后又立马气呼呼的想这不应该是杰索先生发愁的问题么自己在担心个什么!

这就是,首尾不一前后矛盾。

[期望]事件后好几天入江都冷着脸没搭理白兰,后者在泪眼攻击加软语安慰都没有效果之后也就消停了下来,安分了不少也不再多话,只是偶尔目光委屈宛若弃犬。

不过好歹能回归正常的工作状态了,入江还是比较开心的。

只是某一天晚上回来后打算冲杯咖啡继续奋战的时候出了问题。
咖啡罐子不见了。

“白兰……”指腹用力的揉着眉心,“你把它藏到哪里去了?”
“……从来就没有过那种东西嘛~ 咖啡什么的~ ”
“……大不了我去楼下的24小时便利店买听装的去”,说着自己也觉得这对话幼稚的很好笑,“然后请你现在好好跟你的棉花糖们告别吧!”
“小正~ 难道我在你心里还不如咖啡重要么!~~ ”

——你能不能别看言情剧了!!



应该说,就让人瞠目这一方面来讲,入江正一时永远都别想比过白兰•杰索了。虽说前者对此真是想都没想过。

下一秒却是白兰叹了口气,说:“你以后少喝咖啡不行么?明明胃就不好。”

“你怎么都不想想自己那每餐都含棉花糖的诡异食谱?”入江皱着眉不满的反驳,也许那是被戳中后的心有不甘。

“你别岔开话题”,白兰收起一贯的招牌笑脸,语气认真正经,“我知道小正课业很多还参加了导师的研究项目,但是如果发展成胃溃疡会更麻烦的。所以,没有咖啡,想都不要想。”

——反倒被个小鬼给教训了……
怎么说都觉得不适应,那大概是因为多年来白兰在他心里始终就是小孩子一个,认真的时候太少,被记住的总是劣迹斑斑的一面,几乎都会错觉时间流逝的速度根本就因人而异。

但是……算了,他摇摇头坐回电脑前面,咖啡的问题暂置一边。

倒是始终都没想起来自己是为了谁才开始胃痛。



>>>

有好几天白兰都鬼鬼祟祟不知在搞些什么,入江有点莫名但是想了想还是没问。
不久前有一次在书店里撞见了,对方还慌忙的把手里面的书往身后藏了又藏,入江只余光瞥到封面似乎是啥“恋爱必备手册”,“快去告白吧”一类的——反正是那种很少女心的类型。

心里堵了一会儿烦闷了片刻也就释然了。
啊……这个年纪烦恼的事情不是也就那么几件?十七八的年纪谁没个暗暗喜欢的人…比起“想要考来这边读书”,还有一种很可能的情况不就是“为了女友跟家里冷战”之类的?
一来二去他倒是忘记了(或者其实根本也没觉得)自己还是[被表白对象] 。

——嗯,但是,你刚刚在烦闷什么?


晚上被叫去庆功宴,导师早早的退场了就剩下手下几名廉价劳动力大肆发泄庆贺。
喝到后来基本上所有人都对不准焦距了。

一片混乱里斯帕纳突然醉意微醺的心生感慨,说“正一你看果然年纪越大越没冲劲啊…从前倒是天不怕地不怕,现在就只有对着课题才有这种热情,再往后恐怕连这种学术动力都没了呀……”
刚说完旁边立马有声音起哄道“这么有境界啊学长你失恋了么”。
“我只是想说要趁着年轻啊——” 他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结果到底没说完下文就醉倒了。

真是……入江有些失笑的摇头,打算起身回去的时候发现头疼的厉害,身上也痒,再一看发现露出来的手臂上密密麻麻的浮起一层红色的疹子。

——糟糕,好像过敏了啊。

脑袋昏昏沉沉的时候他想难道年纪大了体质也变了?后来头脑里跳出了另一张脸,笑得明媚闪亮说着“请你喜欢我吧”……太孩子气了啊真是…啊啊果然是年轻的好处啊。



>>>

再醒来的时候意识到是在后排车座上。
薄薄的出了一层冷汗,衣服感觉像是黏在皮肤上——起了酒疹的地方觉得更痒了,胃里也很难受,被酒精刺激的有些翻腾。
白兰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后来有些挫败的自言自语说“小正你怎么总是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哪里有什么“总是”啊?

被架进了屋子里后入江还是感觉有些天旋地转,目光转了一圈发现客厅里摆了挺显眼的一个蛋糕,旁边还红酒烛台啥都不缺。

——咦?

“真是够让人生气呐”白兰呼了口气说,“就为了那项目通过你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了?”

酒醉的人反应的确比平时慢,这边入江正一眨了眨眼睛许久才后知后觉道:“啊——好像是今天……嗯,谢谢。”

“我过几天就要回去了”白兰站在那里没动,因为没开灯,也看不见表情。
“啊,早点回去也省的别人担心。”入江扯掉领带,踉踉跄跄的往浴室那边走。

“小正,我到底应该怎样?”



>>>

入江停了半天才意识到这是个针对他的问句:“什——”

“即使我变成小正期望的样子…也没办法得到回应么?”

——喂!怎么又是言情走向啊!!

入江正一支着脑袋强迫自己快点儿醒酒,思维清醒了一点之后更加觉得这没开灯的黑暗房间逼仄阴冷:“……白兰你年纪不小了,别老开这种玩笑。”
“小正”他忽然很生气,“我不是小孩子。”
“……可在我看来根本就是”入江有点想苦笑,说:“白兰我大你7岁,今年都25了,即使还算年轻也是需要安定下来的年纪,你——”


“我喜欢小正。”
结果没头没脑又是这么一句。

“你喜欢我哪里?”
“反正我喜欢小正。”
“……你自己都说不出来吧?你以为喜欢是多轻易的事情——”

入江不认同的摇了摇头,抬脚还没迈出去就觉得背后某个物体急速冲来——然后树熊般的被抱了个死紧。
白兰把头低下来抵在他的肩上,声音闷闷的嚷道:“这种问题不是欺负人么!真的喜欢的话哪里能条理清晰的讲出[一二三四]来?!”

……

“喜欢难道是多复杂的事情!”

……

“我喜欢小正……喜欢小正……喜欢小正……”孩子气的重复了好多遍,催眠一般。

入江有点意外而无措的没有说话。
大概是因为——黏在后面这家伙的语气是真的很伤心。



>>>

看着入江吃了过敏药缩进被子里之后白兰还是不肯走,理直气壮的鼓着脸说“小正突然跑掉了怎么办?”。

——你好歹分辨下这是谁的家啊!

无奈之下入江也就由他去了,被子一卷自己睡觉。


快睡着之前觉得有人在戳自己的脸,还在耳边蚊子似的嘟囔——

“……小正我会很快考来这边的你要等着我……”
“……原本还想着趁着生日来个帅气的告白之类的……啊完全没机会……”
“……小正你不要被斯帕纳什么的拐走了他看着就没安好心!……”



“我是很认真的喜欢着小正的,会一直等到小正也喜欢我的那一天。”



落到唇上的触感带着棉花糖的香甜气息,
他脑子里炸成一团反应不能,最后只莫名的胡乱庆幸还好是天黑,大概看不到脸红。


—— Who are you looking forward to?




+++FIN+++



【大概是后记】

将近六千字……这对我来说绝对是爆字数了啊啊啊OTZ
我能再一次吐槽关键词么T▽T太有压力了。。。期望效应甚的。。。

咳,总之脑力有限接到关键词后发觉自己只好架空。。。
于是……就是这么个死蠢的玩意儿了囧。。。
胡搅蛮缠的小白兰和……总是陷入无力中的杯具正酱……【快来抽死我吧TAT

请小心食用【仆地
然后跪求食用感想QAQ【痛哭


P.S.不要试图理解题目=v=因为我也没想明白为啥自己就是想用这个(喂
P.S.P.S.花花小正不要理天野娘=3=,你们幸福的私奔去吧~
| 此时此刻 | COM(0) | TB(0) |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