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2017/11 >>12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10-09-19 (Sun)
想了想我觉得憋着不说还是自己难受╮(╯_╰)╭

是了,要不然我也就不会听到这个故事了。

它确实就只是个故事=▽=(你们懂的)
保研出局什么的我自己是早就不纠结了。还是那句——这就是个便宜,我没占到,但是也不吃亏。
不过老妈为此上火了好几天,OTZ我还觉得挺不值的。咳家长嘴上不说其实总是期望很大的吧?这样子我反而平添了一种压力——觉得如果最后不理想的话很对不起他们。其实呢也该说是对不起自己。

可能有点跑题了,不过也跟要说的这个故事有点儿关系= =。

保研嘛,总归要跟着组织上的政策走,这个组织不是指学校,学校把指定规则的权力下放到了各个院里=-=
也就是说,成绩占多少加分占多少,算不算英语算不算啥啥的……最终解释权在学院那里。

其实我一直最喜欢的是吉大的那种政策,除了绩点一概不看其他——当然有部分原因是我本人懒得去搞科研竞赛甚的。不过实话讲,综合考察固然“面面俱到”,但是容易搞小动作……

不过好歹北师大有个硬性的规定——成绩排名必须在前50%才有资格保研
也就是你怎么都得排在中等以上才有资格搞“加分”,公平性在一定程度上还是保证了的。

于是故事的开头就来了。

会计班的某个姑娘,成绩刚刚卡在了50%线下一点——杯具的恰好落选,不过这姑娘能力蛮不错,社团工作也出色,团委的老师都喜欢的很,早就许诺说她只要够条件就收她工作保研。但是被硬性规定卡死了根本就没办法申请保研资格嘛!团委那边跟院里沟通也没能得到通融。

——这前半段我之前就知道了(这姑娘跟我虽然不熟,但是也能算“认识”)一方面我觉得挺可惜的,一方面也觉得院里还是……有一定公正可言的。

而后半段我昨晚上才听说,从师父那里——她跟这姑娘关系很要好,因而能聊到比较深入的程度。

……这姑娘她本来都打算不读研直接工作了,然后,发现我院另一系的某人——成绩排在系里倒数第三居然也靠着加分抢到一个保研资格。所以莫非硬性规定也是因人而异或者至少可以随机变通?于是这姑娘找院长了解情况去了。

院长说了,知道你能力突出各方面都很优秀……但是规定在那里实在是没办法,我们也很遗憾……
该姑娘就问了,那为什么XX系的XX就加分保上了呢?还是倒数第三名来着。

于是院长说了——那你就投诉去呗!或者告我也行。对不起,我要忙了。

……

没了。

所谓的大学小社会,它缩影了某一部分的现实在这里,所以有黑暗有不公有各种不可说说不得的内幕,这些我是知道的。我只是没想到某些人连遮掩都不屑于去做。

太暴力了。

或者说,因为面对的是学生,是极其弱势声音微弱的群体,所以也无需任何掩饰?

我出身在普通的家庭里,父母都是最一般的上班族,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家里没钱也没势,没办法给你铺路,所以你只能自己努力闯荡打拼”。
于是从小到大起早贪黑的读书,最后考来这里——怎么也算是名牌大学知名学府了。

——结果一样要“被黑幕”。

你说你排名前几名什么的,不好意思我不收你作研究生,我只要XX同学。
↑同样是院长先生的言论,XX同学专业成绩排名只有17,=-=我现在有点微妙的怀疑今年取消英语成绩的动机了。。

我不知道到底是怎样的能量,或者说金钱,可以左右“规则”到这样的程度。不管那到底是什么,我觉得很悲哀。
我对这个学校充满了感情,我以作为一个BNUer而自豪,它如此响亮的宣誓着“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尽管我不是师范生,但仍旧希冀自己可以近一点再近一点的贴近那一段训诫。

我从未想到自己能了解到如此的不堪。
是的那些不光彩的总是存在的,但我一直以为那是需要藏着掖着竭力避开视听的丑态,我不知道它能被展示能被张扬得如此招摇而堂皇。

别跟我说什么社会就是这样的。
即便社会如此,学校或者说大学,作为最为贴近知识以及学术的存在,难道不该是相对干净一点的么?

最后坦白的只是一种“态度”而已。

——我就做了,你敢拿我怎样?
| 此时此刻 | COM(0) | TB(0) |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