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2017/08 >>09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11-02-08 (Tue)
|文:fasti_彼|
|CP:白正|
|请当做新年礼/ HE|


傍晚的时候气温刚刚好。他在图书馆外面的回廊上听到手机里的声音些微模糊,楼顶整点钟声漫长的余音散去,一瞬间就有些恍神。


>>>
——“小正~ 你还在听吗?”

“唉?等等你大点声再说一遍。”信号还是有些不好,入江正一走开几步换了个位置听电话,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该换个新手机。

“我说~文化节的那个短剧,最后的决定是抽签来确定扮演角色~ 唉唉,社长还真是乱来~ ”不过白兰的声音听上去一点都不困扰,而且似乎挺开心的,“所以等下快点来社团活动室哦~♪”

此时入江正一忽然就很想把手机的故障放大得彻底一点,冲对方说句“风太大我听不见”。

——所以说啊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情形。


>>>

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耽误了一会儿了,或者说,入江其实内心里很想拖延一下,这种心理大概类似于中学生测试成绩很糟糕还被要求家长签字的情形——但是你最后总得把卷子拿回去的是吧?

于是某人就不情不愿地往教学楼挪步子,顺带消灭掉当做晚餐的汉堡。这个时间段的话,校园里也还很热闹,甜甜蜜蜜的情侣自然很多,三五成群的小型讨论组倒也不少……也许还真是因为快到文化节的关系吧。转头往旁边看的时候,就能发现喷泉附近那一块开阔地已经有人拿着纸笔在比比划划——过不了几天露天舞台大概就能搭起来了。唔,热闹程度比起返校节其实也没差太多了。


“不好意思来晚了。”入江颇有些无力地打了声招呼,抬眼就看到角落里面社长一脸“终于得救了”的表情。咳,想都不用想就该知道罪魁祸首是谁了——

白兰惬意地坐在靠窗的桌子上,刚好吃完了整包棉花糖,此时正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左手指间还夹着一张可疑的纸条冲着入江正一摇晃着,脸上笑得像朵花一样。

“小正~你迟到太久啦~ 刚才拜托社长让其他人先抽签了,所以剩下这张是小正的哟~”

……扯谎也稍微下点功夫成么!还什么‘拜托社长让其他人先抽签了’,入江正一郁卒地想要是把那“拜托”换成“威胁”他还比较愿意相信。

有些愤愤地把最后一口汉堡塞到嘴里,入江不情愿地接过白兰递来的纸条,只刚扫了一眼,那刚要咽下的汉堡就立马梗在了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

——“唔——咳、咳!”

倒霉也不带这样儿的喂!


>>>

5cm*2cm大小的纸条,白纸黑字写着“小王子”几个字。

——不是一开始就说了是抽签决定角色的嘛?入江同学你还有什么疑问,或者,还能有什么疑问呢?

等入江正一终于摆脱了可能被噎死的命运时,闲杂人等早就撤离了现场,整个活动室里就只剩下笑眯眯的白兰了,对方好心地帮他拧紧矿泉水瓶,紧接着又递了包草莓棉花糖过来:

“就说了汉堡哪里吃得饱嘛~ 小正还是跟我一起吃棉花糖吧~”

入江忍不住嘴角有点抽搐,片刻之后他决定岔开这个“论棉花糖与汉堡热量大小”的话题:“……那么,你的是?”

白兰像是等这个问题等了很久的样子,动作迅速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平整展开,上面写着——“玫瑰花”。
衬着他脸上的表情那真是太搭了,……又太不搭了。

白兰同学继续挂着他那花朵一般的笑脸真诚无比地说:“真的是抽签抽到的哦~ 小正我不骗你~ 嗯~ 这角色不是正合适么!”

入江正一的表情立马就更微妙了,真的,不骗你。


>>>

——是不是最好该把这破纸条团成团掷到他脸上去?

说到起因的话,不过就是5月份要举办的社团文化节。话剧社按照惯例会排演短剧参加演出,今年定下的剧目则是《小王子》。入江和白兰作为社团成员自然是要参加活动的,只不过……在某个人的某些动作下,角色确定的方式华丽丽的变成了“抽签”。

入江正一从看了那张纸条之后就一阵一阵的胃疼,胡乱吞了把药片后就倒在被子里蜷成一团,胃部那一阵阵的抽痛致使头脑中只剩下 “小王子”和“玫瑰花”几个字闪烁跳动的影像,后来更变本加厉地演变成了白兰同学的如花笑靥。

——!!……这真是太糟糕了。


>>>

老实说,入江原本对这次的短剧很期待。毕竟《小王子》留下的记忆并不仅仅是一部童话那么简单,那大概,可以算作是心底一块很柔软的角落。

圣艾修伯里在书中写他自己的故事,其它人又从里面看到属于他们的故事。

那些关于长大了的、丢弃了的、远离了的,还有依旧没忘记的东西。
以及期待,或者爱。
轻易就想起还没长大时的自己。


“其实我比较喜欢那只狐狸。”正看着剧本的入江忽然抬起头很严肃地说了这么一句。
活动室里就他和白兰两个,好半天了就只有翻动纸页的声响,此时入江突然出声倒让白兰怔了一下,过了几秒钟才回过神来。

“唉~?狐狸么……‘如果你驯养我’?”,他继续把椅子摇晃的吱呀作响,悠然眯起眼望向窗子外面:“倒是也不错呢~‘真正重要的东西是肉眼无法看见’,还有,‘至少拥有麦子的颜色’之类的……”

不过没过几分钟他却又突然变了神色:“不行,不行!”
“……嗯?”
“小正你是小王子,你得喜欢玫瑰花啊!!~”

——你说这还让人跟他怎么沟通?!


>>>

时间就这么哗啦啦地过去,指针跳动的声响如果仔细听来几近倒数计时。
入江有时盯着磨砂桌面上的斑驳树影,觉得自己根本就还没醒过来。但是那些突然间涌进头脑的记忆清晰到无法自欺是错觉。

有人依旧每天感慨特浓咖啡太苦,却从来不顾旁人抱怨棉花糖过甜。排练时四目相对,眼眸里全然一片是认真诚挚,折射出的光芒清澈而冷淡。
这大概算是一场光与影的魔法,连声音也被赋予抹消不去的力量,代入感真实到虚假。


记不得究竟多久之后才有人疑惑,玫瑰花不是该找女生演么,这下连服装都是问题了难不成白兰同学想要女装上阵?

入江正一淡定地推了推眼镜:“他还需要服装配合么,分明整个人都是朵花了。”
突然之间距离被拉近,对方的浅紫眼眸里自己的影像无比清晰:“我是不是该说多谢夸奖?♪”

——其实一切都跟以前的每一天一样。
就好像不久前并没有谁痛苦地倒在教室门口,书本散落摊开了一地,头痛欲裂。

——最好我们什么都不记得。

但是时间并没有停顿。


>>>

演出的晚上礼堂里坐满了人。后台则显得更加忙碌,后勤组的人员匆匆跑过检查道具灯光,演员们这边则是刚换好服装就被化妆间里一叠声的催促喊了过去,忙乱之中入江眼角余光瞥到社长脚不沾地般各处跑着查看最后的布置。

唯一的混乱插曲是玫瑰花的礼服似乎在匆忙中忘记了带来。不过当事人很快就恢复了平常无所谓的笑容:“没关系吧,之前小正不是也说啦,没有服装配合也没关系哟~”

临到上场之前入江还是免不了些许紧张,那种视线被占满听觉也迟钝连带头脑里鼓声不断的感觉让人觉得气闷,不由得错觉礼服最顶端的扣子扣得太紧。站在前面的白兰似是感应到了一般,回过头来笑意盈盈:

“这身装扮意外的适合小正呐~♪ 很可爱嘛~ ”
“……那个‘意外’可以不加的吧! 还有‘可爱’也是!!”


>>>

也许不得不说,的确有人天生适合灯光和舞台。
眼前这人,真的不需要服装的配合,本身的气场就足够诠释角色。他并没有开口说话,但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
周身的灯光如此明亮。

明明就只是穿了件式样普通的风衣,除了围在颈间的围巾也再没有其它的装饰,性别更是完全不对,但是却没有违和感。那笑容里褪却了一贯的玩笑和轻佻之后,真实而又有那么点孤单。

入江看着这样的白兰,或者说“玫瑰花”,有些的怔怔的说了“再见”。


>>>

“我一直都很蠢”,玫瑰花说话了,“我觉得很抱歉,希望你能快乐幸福。”

小王子觉得很惊讶,花儿竟然没有责怪他。他困惑地拿着玻璃罩站在那儿,无法理解她这种温柔恬静。

四周都很暗,唯有舞台顶端的两道光束笔直地打下来,他们站在光芒中间。
空气里有细微的尘埃闪亮地舞蹈,如同微小的星尘。

“我是爱你的,真的!”花儿告诉他,“你不知道,是我的错……那不重要,可是你——你一直都跟我一样蠢。快乐起来吧……把玻璃罩放到旁边去,我不再需要它了。”


那个微笑太过炫目,就像冷冽与炽热到了极限时是同样的痛彻骨髓。
——其实你已经知道了对不对。


入江正一觉得自己不仅胃在疼,头也疼,某个跳动不停的部位更加疼痛。身体在冰冻,血液却近沸腾。
但是他没办法退却。
白兰站在对面两步远的地方,笑容异常的陌生,这种突然的距离感让入江正一没来由的惶恐。

像是突然间那些遗失了很久的记忆喷涌进脑海时一样的惶恐……其实,你知道的对不对?对面的白兰的确是在笑,连嘴角上扬的弧度都未变,那么又是为什么眼神里全都是悲伤。

“不要这样呆呆的站着啦,这样子让我很受不了!”白兰向前走了两步,趁着入江茫然抬头的瞬间轻轻吻了他的唇角:

“如果你要走,就走吧!”


心脏在一瞬间紧缩,不明液体未及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滑落就已经蒸发殆尽。
——耳朵里听进的只有巨大的轰鸣。


>>>

轰动显然是理所当然。

白兰的“玫瑰花”很成功的迷倒了大票的女生,而“小王子”虽然只是中规中矩,但是拜当天“告别场景的一吻”所赐,入江正一倒也难得的高调了一回——两人的“唯美剧照”连续好几天挂在学校论坛的十大热帖板块沉不下去,点击率和回复率都相当可观。

入江颓然又无奈地对着电脑苦笑这个世界太不正常,随后决绝地把白兰轰出了自己的寝室,转身就立马反锁屋门面不改色。

——有人YY他就得配合么?!


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他把脸埋进手臂里,觉得自己那天晚上的反应实在荒诞。难道不是早就有了这种觉悟,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了么?之所以一直走到现今这种局面,难道不是因为他们都没有退却的理由?

唇角的那个吻蜻蜓点水般短暂的像是并未发生,彼时的台词倒是真的字字如谶。

人总归是要长大的。
那些真正重要的,肉眼并没有办法看见。
……
「我会拼尽一切去阻止你,但是我甚至没办法跟你说‘再见’。」


所以,才说那只狐狸其实很好啊。
它还拥有麦子的颜色。


——至少,总还会有麦子的颜色。


>>>

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接到了白兰的电话。
无关紧要的事情扯了半天之后,他可怜兮兮的说 “小正~ 小正~ 你难道还在生气?”

入江没有说话,耳边听见他轻微的叹气。之后白兰的声音再次悠悠地传过来,有些失真但是却很清晰


——“小正你真的不明白?那个时侯,我是在很认真的告白啊。”
——“……”
——“或者我该换个小正更喜欢的方式?那么这样……请你驯养我吧!”


这、这、这!!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形?


脑海里冒出四根刺的玫瑰花,还有苹果树下的小狐狸,沙漠里有一口轱辘生锈的井,漫天都是眼泪状的星星,麦田金黄金黄的……

微光里的尘埃像星尘般舞蹈旋转,
空气中生长出大团纯白的花朵,绽放的如同一场雪色焰火。

『后来,后来它们全都变成了大片大片的透明的浅紫色。』


入江正一使劲摇了摇头,幻觉消失不见一切恢复正常,耳边倒是听见了那头白兰轻轻的笑声。
……所以果然是手机的故障吧,对吧?!!


——“小正你答应了么~?”
奇怪了太奇怪了,为什么今天会这么热,明明现在还只是春天啊。

——“……”
此刻的风的确是太大了,白兰同学大概是真的什么都没听见。


>>>但是,其实夏天已经不远了吧?



+++FIN+++


【后记甚的】
每次对着这么短的东西写后记啥的就觉得…心虚OTZ(喂
成文很早有大半年了,大概比起近期的(?)显得更蠢一点?我似乎失去判断能力了囧。。。咳,其实是本子窗了于是把文放出来=v=

管它叫新年贺实在是我厚脸皮/_\,不过我尝试着修改了!(滚!

最后补句迟到的新年快乐XD~
以及继续求食用感想OTZ
| 家教档·白正 | COM(1) | TB(0) |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