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2017/10 >>1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13-05-14 (Tue)
※ORIGINAL FOR:《Cantabile / 如歌的……》
※回归萌系(咦


|文:fasti_彼|
|CP:1001/架空/HE|
|BGM:乐光_十二国記 イメージサウンドトラック 十二幻夢絵巻|



——to take a leap of faith



>>>

故事的开头其实早就不可考证。往往这都是由于当事人对之语焉不详,或者更确切一点——因为事实真相本身不是那么的美妙和光彩。当然,这一点是绝对不会被承认的,至少对于白兰•杰索来讲是如此。
也许仅仅能从只言片语中窥探到一点蛛丝马迹。

“……那可真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一次飞行。”



>>>

所谓历史的必然性毕竟只是些似是而非的东西,就像是同样坐在树荫下的人,被苹果砸到的就可能发展出一系列轰动的理论;而被人砸到大概就只会造成生理上的不适和伤害……上面这句话虽然从逻辑和例证上都很有缺陷,不过倒可以聊以慰藉下“受害者”



——你只是,坐在树下的时间不大对。



那大概是四月末或五月初的样子,短得犹如兔子尾巴的春天已近尾声,山谷里四处都还是花团锦簇,风向开始转南,更加温暖的阳光烘得人懒洋洋不想动弹,正是一年之中最好的时候。

故事的另一个主角正在一棵苹果树下晒太阳,阳光太好再加上满树粉白花朵淡淡的香气,他很快就睡着了,摊开在一边的《金属元素原理》还没来得及合起来。


而按照白兰•杰索自己的说法,他也正是被山谷里美妙的风光吸引所以才决定“下去”看看。当然啦,更准确一点的描述其实应该是——“迫降”。


《马飞呀大百科典籍•生物篇》告诉我们,龙这种珍稀的危险生物的幼年期大概有200到220年。幼龙相对成体来说比较“脆弱”,虽然覆盖着坚硬鳞片的皮肤已经能够抵御大部分的物理攻击和魔法的伤害,但形态的维持却不大稳定——从体积上就可以判断,维持龙形需要更多的能量。因此幼龙不适宜进行长距离的飞行。

至于后果……
当一条龙突然间变换回人类形态时,补充一点,在飞行的过程中——他只能掉下去。



对于入江正一来说,整件事情的发生非常迅速,简直是让人措手不及。简短点描述的话就是一声巨响过后枝桠树叶连同某个雪白的目测为人形的“物件”在他的眼前摔成一团,场面相当之混乱。

少年被迫从睡梦中醒来,一半惊恐一半还有些茫然,面容上虽看不明显,但是视觉信号的接收处理显然没能匹配上思维进程。他一脸淡定地想着:“炼金术实验失败的第一步标准处理是什么来着?斯帕纳好像说过……再分解成基本元素?”


所以实际上,白兰•杰索还是应该庆幸的,毕竟他现在还肢体健全头脑清晰(目测),并且能够坐在温暖的壁炉旁进行如开头般的“抱怨”。



>>>

虽然看上去挺惊心动魄,但其实白兰并没受什么影响……嗯,生理上的。

沮丧多少是有些的,不过仔细想想,的确并不是所有的冠以“第一次”的行动都会圆满完成,尤其是不经头脑的冒险。

于是经过了短暂的自我安慰之后白兰抖了抖身上的枝枝叶叶晕乎乎地爬了起来,目光正对上不远处的另一双眼睛。



——澄澈的,亮晶晶的,非常耀眼。



那一瞬间简直就能听见空气中过饱和的电荷发出的噼啪声响,还一团浆糊的脑子没来得及清醒过来就立马陷入短路之中,半天里翻来倒去只剩下几个印象,比如深谷里静谧的湖泊,香气馥郁的苦艾酒,以及那些被小心珍藏在山洞里的碧绿翡翠。

你要知道所有pikapika会闪光的事物正是龙终其一生也无法抵御的诱惑呀。

他以几近卖萌的呆愣表情盯住对方看了又看,真是越看越喜欢不知道是该先捂脸还是捧心口还是先就地滚两圈,对了我得怎么开口呢说“不管你吃多少我都能养得起你”“山洞里所有的财宝也都送给你”之类的么……

遗憾的是“告白”(误)还没出口就被一阵“咕噜噜”的声响打断了,两秒钟之后白兰突然意识到那正是来源于自己的胃部,同时在对面疑似没忍住的笑声中“嘭”地从头一直红到脚趾尖。



可见无多么优雅迷人的人(龙?),都会有青涩囧萌的少年岁月。



>>>

后来不知怎么的就被红头发的少年捡了回去。
白兰真正能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胡桃木的餐桌旁,手边还放着热腾腾的牛奶和一大盘洗好的草莓,每一颗都红彤彤的非常讨喜。而入江正坐在对面,不紧不慢地写着日记:


「……
整件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我捡回了一条幼龙。」


写到这里入江停了停,抬头就看到对面的银发少年用一种有些微妙的神情盯着自己,斟酌了一下他开口询问说:“你是不喜欢牛奶么?还是不吃草莓?”

“……不,我是想说~”停顿了一下之后他努力恢复到“正常的、应有的”表情语气,捧着牛奶杯子郑重地开口“你好,我叫白兰•杰索~”

入江翡翠色的眼睛眨了眨,然后露出一个有些腼腆的笑容:“你好,我是入江正一。”


“那我叫你小正~”

这一句语速快得让人叹为观止,仿佛生怕慢上一秒就来不及似的,所以说早拿出这种热情练习飞行的话也不会掉下来啊!果然是有目标才会有动力。



“对了小正~ 你……喜欢财宝么?”

“……”



三秒钟后少年一脸“果然啊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然后诚恳地表示迷路了不要紧我一定想办法把你送回家去一个金币都不会要的我知道龙都是很宝贝自己的宝藏的你放心。之后他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红着脸说不知道你的收藏里有没有炼金术的古籍……啊不是索要报酬就是问问我能不能借着看一看,斯帕纳跟我提过几本书但是我一直没找到……


……这就是成长环境生活背景乃至思维不同造成的误解啊。


白兰内心里有些受挫,不过脸上依旧保持着嘴角翘起30度无懈可击的微笑表情:“肯定会有的~ 小正你有时间的话可以去我家做客哟,看多久都可以!只是,我不是迷路呀……”


那句话只是……探讨下可能的共同爱好而已才不是诱拐宣言(咦),他默默地考虑着拿出几箱珍宝换成书籍的可能性,以及斯帕纳那是谁啊总觉得听上去很可疑啊……



>>>

然后白兰就在山谷里——确切一点来说应该是入江家的客房——住了下来,期限待定。这也是入江十七年的人生中的第一位租客,鉴于对方一直声称“我会付房租的”。不过入江倒并不是很在意,说起来“喂养幼龙”说不上如何麻烦,只是牛奶的需求量增加得快一些而已。

说到这里不妨顺便描述一下两个人的住所:正是位于开篇某棵“很重要”的苹果树附近的,带着阁楼的木质房屋,楼下是主卧、厨房和浴室,杂物间被用来做书房和实验室;上层的阁楼也当做客房用,虽然有些小,不过很方便午后爬到屋顶上晒太阳。

每天的生活也很有规律,入江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看书或者做些简单的实验,隔几天就去山谷外面的小镇采购些食材和日用品。相比之下白兰的日常更加简单:在入江休息的时候近距离的围观,其他时候就在山谷里练习飞行
——考虑到距离和所需的运动量,通常是绕着山谷从一端到另一端再绕回来,累了就回到房顶晒太阳。当然,那些生长得繁茂高大的树木也是不错的选择,不过出于某种心照不宣的原因,不管是白兰还是入江都默默地把苹果树剔除了选择。

然而几天之后白兰小心地敲开了入江的房门,顾及到对方作为一名初级炼金术师在实验时需要安静的不受干扰的氛围,他特意选择了晚餐后的休息时间。


“小正~ 最近……牛奶特价么?”
“……?”
“虽然并不讨厌,但是每天都喝的话……”
“……你不是还在幼年成长期么,这个有助生长的。”


回答的时候入江淡定地伸手推了下眼镜,神情非常认真。


“我马上就要成年了!”他被那理所当然而又理直气壮的回答戳得有些内伤,想想吧就算是幼年期他也200多岁了呀,年纪比小正大多了!身上一股牛奶味算是怎么回事啊!


白兰委委屈屈地戳在门口紫色的眼睛里满是不情愿,入江的眼镜片再厚也挡不住对面“控诉”的眼神,最后只好又推了推眼镜叹口气说:“好了,不要牛奶就不要吧。我明天要出去,有什么想买的吗?”


“棉花糖行么?”
“…………”


喂喂,200多岁还在卖萌还要吃棉花糖的那位你这时候怎么不觉得羞耻了呢!



>>>

最后入江顶着晨光出去直到月亮升起了才回来,于是在既没有食物也没有棉花糖的情况下白兰只好又喝了一天的牛奶。

少年非常羞愧地通红着脸说实在是太抱歉了我不是故意的就是……看到了书店橱窗上邮购指南然后就进去了不小心没注意时间……
这么晚的话棉花糖当然也没有啦,不过,作为补偿他从甜饼店买了很多新烤出来的核桃酥和杏仁饼。

果然啊还是得拿出一半的财产换成书才行,白兰默默地想着然后再拿起一块儿点心。


“下次我和小正一起去吧~”
“嗯。”


就这么件小事儿不知道怎么就让他格外兴奋,大晚上睡不着爬起来开了窗就着月光给损友六道骸写信,絮絮叨叨写了一大篇中心思想概括起来也就一句话——我要和小正出门了哟两个人一起哟~

后半夜的时候蝙蝠带回了回信,称得上“力透纸背”的字迹和纸张破损的边缘与对方咬牙切齿的语气颇为相得益彰,六道骸以一贯擅长的皮笑肉不笑的口吻嘲弄道不就是约个会么,200多岁才开始的初恋有什么好炫耀的!洗洗睡吧未成年。


看完后白兰手一抖就差点儿把“信使”捏了个半死,这下可真是彻底睡不着了,他踩着窗口一扒屋檐就翻到了房顶上,躺在那儿枕着胳膊望着月亮发呆:月亮像是跟昨天一样又像是一点儿都不一样。
什么“甜蜜”啦“不安”啦“心潮澎湃”之类简单的形容词实在是不能描述出他此时内心的荡漾(唉?),一定要打个比方的话就好像心里长出了一棵小草,然后小草又长成了一片不停晃动的、毛绒绒的、雪白雪白的蒲公英。

呆了半晌后又开始自言自语说等等就算是这样那也还是暗恋呀。


这么想了想他又把那封回信拿了出来,翻个面在上面写:

「……
骸君~人类的话要怎么告白呢?」

片刻之后立马又觉得就算对方还能记得几百年前尚未成为吸血鬼时的事情,在那种睚眦必报的性格驱使下也未必能够提供什么有效的、安全合理的方法,以龙的价值观来判断为此再受一番嘲笑实在是不值得。



那到底该怎么办呢?

唉,少年的烦恼真是甜蜜又忧伤╮(╯▽╰)╭



>>>

那之后的几天里白兰总显得有点儿忧心忡忡,时不时又瞄着入江欲言又止,不过人类少年对此略显迟钝,于是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约定出门的那天。

路上一人一龙安静地走着,白兰酝酿了片刻决定找点儿话题,咳,那什么,不是说培养感情的话应该从相互了解开始嘛~

于是他开始了极其漫长的自我介绍,从姓名的准确解释和由来、身高体重兴趣爱好、家宅具体坐落在哪座山上、家族成员的详细构成等等一直讲到童年的趣闻囧事和人生理想(?)。

要知道两百年的时间可是很长的,所以等到他回过神打算进入到“and you?”的下一步骤时——已经是在回去的路上并且都快到家了。
不过绝对不能这么快就灰心,再说小正明明看上去还听得挺开心投入的样子。


后来他开口问:“小正为什么要定居在山谷里呢?”


越想去了解的话也就观察的越多,疑惑也就自然而然地堆积了起来。
为什么小正要一个人独居呢?人类的话不是更喜欢很多人居住在一起吗?就算是作为炼金术师的话也应该是生活在大城镇里比较方便吧?……


“那么龙为什么喜欢避世呢?”


能力往往不单纯意味着力量,而是权力。
白兰沉默了很久都没有再搭话,到底龙和人类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各种方面都是。
在生命漫长力量天赋的龙的眼中,人类通常显得奇怪而又脆弱——诸如短暂的生命里总追求过多的欲望,制定各种法典歌颂公正却又约束不了内心的道德。
“纯粹”的力量仅仅只是理想中的概念而已。往往越是强大越没有办法单独的存在,总归是要有意或者“被动”的跟权势纠缠到一起。


翡翠色的眼眸一片平静,入江抿了下嘴角,露出一贯的有些腼腆的笑容:“不过,我喜欢生活得平静简单一点,炼金术之类的,也就只是喜欢而已。其实我最开始更想当个吟游诗人呢。”

因为只是单纯的喜欢,所以并不苛求力量也不渴望权柄,只是想做些力所能及的、正确的事情。


他满心被那个笑容迷住了,觉得那真是人类古怪又可爱的价值体系。


“小正是不一样的。”
他坚定地确信这完全不是什么情人眼里出西施一类,而是的的确确因为,小正每一天都努力在固执(?)而认真地生活着。



>>>

“那可能是突然之间,觉得心脏被撑开得满满的,仿若空旷的古堡般放大着每一个细微的声响,那里像是可以放进任何东西,又像是除了回声再也装不下什么了——

是带着奇异的饥饿感的满足。

这么说来,我可能的确是爱上他了。”



>>>

幼年期结束地十分突然,这一点正如当初的“迫降”一般迅速到让人措手不及。

银发的少年眨眼之间恢复了龙形。

每一片银色的鳞片都闪耀着冷冽的金属的光泽,两翼在背后伸展成锋利而完美的弧度,巨大的身躯逆着下午的阳光被镀上奇异而闪亮的边缘,注目凝视时简直耀眼到刺痛,让人说不出那种不可撼动的气势究竟是灼热还是冰冷。

巨龙低下头,入江能够看到一双巨大的明亮的浅紫色的眼睛,像是冰凉闪耀的湖泊,带着熟悉的笑意。

真的,非常漂亮。

大概是不小心念了出来,他听见对方回答说“谢谢♪~”
那跟白兰平常的声音非常相像,又带着一种管风琴般的厚重,奇异而迷人。

入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紧张,其实白兰要更紧张多了,不过在龙的形态下表情不够明显,皮肤也厚了很多,不大看得出来。



>>>

一瞬间所有的话语都涌上心头,到了喉咙却又像是胆怯了一般无法化为声音出口。

后来他郑重而又郑重地开口说:


“请问,你想养一条龙吗?
我吃的不多的!

还有、还有——我能带你飞到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I swear that I will protect you just like defending my treasure. 」



>>>

少年愣了半晌然后慢悠悠说那其实跟现在也没太大的区别呀,白兰“先生”你连房租都没结清呢。

……对啊不只是房租啊我也还没来得及在收藏里增添进足够的藏书呢
白兰独自困扰着,由于身高的关系没能注意到入江通红的耳朵。

回神就见对方转身往屋子的方向走去,声音轻飘飘传了过来——


就好像是突然起了一阵微风,心里面那一大片毛绒绒的蒲公英都慢悠悠飞了起来。
他听见少年说


“——我们回家吧!”




+++FIN+++

| 家教档·白正 | COM(0) | TB(0) |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