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2017/09 >>10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10-01-18 (Mon)
<吾的考试终于只剩最后一科了TUT~~亲爱的们吾就快回归了哟~~会更文的也会开坑的以及想蹭新年礼物的快快说来省的吾过几天变卦了?(何)嗯。。依旧堆旧文~ =U=>


|题目意为 时光|
|文:fasti_彼|
|CP:1001 ——“卧底”周年纪念|





所谓“homesickness”这种情感,总是会在某一个特殊的时刻漫溢出来的。

你以为自己已经淡忘了的,不在意了的,就会在那么一个瞬间充斥了思维,来势迅猛如同摇晃了许久骤然拉来的一听可乐

——由此可知经济学的理性人假设完全是扯淡。

呃……为什么会扯到经济学?



所以说跟病人质疑逻辑问题完全是没意义的嘛!入江正一此时正惨兮兮的蜷缩在被子里,头脑昏沉又睡不踏实,思来想去的全是各式琐碎的拼接不上的念头——繁杂缭乱的像是米兰大教堂里面的花窗玻璃,纷繁的色彩拥挤着诠释着不规则的创意…是的,谁说他就一定得喜欢花窗玻璃?

此刻蜷缩着的入江头脑里唯一的清晰念头就是,感冒不见得就比胃疼好过。
口腔里滞留着药剂的浅淡苦涩久不散去,入江蓦地就想叹气:所以啊,该说全是自己自找的么?之前连着几天修改系统程序导致作息再次全部混乱,于是轻微的着凉急速的演变成了重感冒……

房间里很安静,空调的温度被微微的调高,耳边少了习惯的重摇滚反而有些微的不习惯,迷糊间只听得被静谧放大的时钟指针规律的跳动,以及窗外隐约的淅淅沥沥的雨声。

嗯,这是个意大利冬季常见的雨天,入江在那细微的响声里恍惚的想起中学的地理课里讲到的地中海气候,是了,罗马就是典型的地中海气候……有着不同于日本的多雨的冬季,雨过后空气里湿润的味道很美好……但是,有点怀念那种蔓延了大片的雪,覆盖了视线所及的纯白。。



于是终于昏昏然睡去了之后陷进了接连的梦里——


抱着箱子的自己在并盛的街巷中慌乱的奔走…
顶着花椰菜脑袋的小孩子开心的抢过糖果罐子,嚷道“来做蓝波大人的小弟吧!”…
妈妈在厨房里喊冰箱里的水果吃完了记得去买些来…
姐姐迅速的把几个购物袋塞了过来说着“你是男孩子耶当然是你去~ 啊还有我要一份草莓慕斯一定要快点啊每天限量的”……


——“……谁要管你的草莓慕斯!!”


后来那些恍若打了柔光的梦境片段里又混杂了在美国的日子…
每天每天在专业课和睡眠间纠结的忙乱…
某个雪白头发的家伙恼人的笑容…
惩罚条件愈加奇怪的choice…
以及那次居然恶质的篡改了自己验证“白噪声”过程的数据,结果最后扫出了张蝴蝶效应的概率图,好在教授并没有深究…


——“所以才说自从遇到了那个人之后自己的生活完全是一团糟了啊!!”


眼前晃来晃去的总是那家伙绽在唇角的微笑弧度…
眯着眼睛揉捏着棉花糖的样子也很恶劣…
习惯性的一早上跑到别人床边扰人清梦…
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带了说不清是宠溺还是甜腻的称呼“小正~ 小正~”…


……


——太多的太多搅绕在了非现实的平行时间里模糊了知觉,只剩了大块斑驳明丽的颜色看不清眉眼间的细微神色,不过也许看不清才好。又或者




——其实想不起才好。





八兆分之一的卑微的光芒,以及此外的一片纯粹黑暗,太像是场噩梦,可悲的是没有人能醒过来。




于是即使是昏睡了过去,入江依旧纠结了眉心一脸的苦恼,看的刚刚推门进来的某个人下意识的就伸了手去想要抚平。而睡不安稳的青年却嘟囔着挥开了伸过来的手,俯下身只捕捉到了零碎的单词

“……回去”

啊啦啊啦,原来这是想家了?




入江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脸上微微的有些痒,所幸头脑似乎清醒了一些,转了视线过去看到晃眼的一片雪白颜色……

这人,不是说还要两天才能回来的么。。

然而此时靠在床边睡过去的除了白兰本人再无其他可能,因为挨得很近的缘故,雪白的发丝有些擦到脸颊。

入江怔怔的看了半晌……真的挺像的,圣诞松树……

鬼使神差的就伸了手过去,触感倒是有些意外的柔软,有点像某种动物的皮毛。啧,这家伙本来不就很像是某种动物的?

白兰没什么反应,于是入江下手有些变本加厉起来,乐此不疲的致力于创造凌乱美感的活动,揉弄的不亦乐乎。

最后的结果就是装睡的那个人忍不住噗噗的笑了,坐了起来偏着头饶有兴致的盯着入江看:“小正呐~ 总是很有趣呢~ 我说,刚刚算是报复我没有提前通知就离开了总部的事情么?”



——谁有那个美国时间去报复那种事情!!那得有多少时间都不够用吧?!!



无力感深深的袭来,入江有些费力的坐起来揉了揉太阳穴:“白兰大人,您不是说还要两天才能回来的?”

白兰捏着棉花糖笑眯眯的看过来:“因为我担心小正嘛~ 所以提前回来了~”



——这些话还是留着去哄你那大堆的情人比较好。。- -



“白兰大人!……”捉弄病人这种行为真的很恶劣了虽然我们都知道你就是个恶劣的人。。

结果那个人却是换上了一副无辜委屈的面孔:“我是真的提前赶回来的呀,是小正你睡得太久了。”

哎??

“小正~ 我们去看雪吧~”

哈???

还在觉得莫名之间,白兰却走到对面拉开了窗帘,浅笑着让开了窗口的位子——外面的确是白茫茫的一片。。。仔细辨认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也不是自己原本的房间。。。



——这到底是?……



病后的头脑是真的有点思维回转不能,入江保持着茫然的表情被塞进了厚重的大衣里而后拽了出去。


视线里是许久未见的蔓延开去的纯白。

冰凉的空气刺激着肺叶也清醒了头脑,那些落满了雪的树木屋顶都是如此的熟悉,逼真到近乎有了不真实的意味,而脚下踩实了雪的沉闷声响又无比清晰的传达了这样的讯息



——自己的确回来了,此时此刻,不是在阴雨连绵的罗马,而是日本。



事实来的太出乎意料所以说出的话语都有些不够连贯:“白、白兰大人…这怎么?”

“嗯? 因为小正睡梦里都很想家的样子呢,所以陪你回来看看~”



——喂喂注意措辞啊!什么“陪你”!!分明就是趁病人昏睡的时候实施的绑架劫持吧?!!



他从后面圈住表情颇为复杂的入江,惬意的把下颌靠住有些单薄的肩膀,温暖的吐息擦过对方的脖颈:“呐呐,小正喜不喜欢?”


浅淡的红色迅速从耳后渲染到脸颊,左胸口某个跳动的器官却苦涩的不行。。。



——你是想让我怎么回答?


怎么也没想到那句“回去”竟是念出了声响,其实自己最想回去的,大概是回想起一切始终前日子才对的吧。。


某些喧嚣着鼓胀着的情绪如同刚刚冲泡的Espresso,口感强烈而又无法不让人迷恋——我是为了什么才陷入如此的矛盾。。。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有多喜欢?




入江挣了开去,转过身望着白兰。视线里那人弯着眼睛微微笑着,唇角的弧度温度模糊。


究竟真假又有谁能辨别?


而眼下还有很紧迫的事情需要确认:“白兰大人……你不要告诉我你这段时间又完全没看办公室里的那一堆文件。”

“有什么关系嘛。”某个人回答的还真是没有一点自觉,“偶尔也是要休息的!所以呐,小正这样突然病倒我可是很困扰的~”


白兰转过身,紫罗兰色的眼里似乎是可以称为“认真”的神色,而后在入江不及反应时迅速的在唇上印了浅吻,笑容迷惑的让人沉迷:


“我啊,这几天很想小正呐。”


他解下了羊毛围巾仔细的给入江围好,难得的没有揶揄对方熟蟹子样的脸:“还是有点冷呢,我们往回走吧。”


那一路上只有脚底吱呀的雪声。


而其实思绪混乱的不行,比起感冒中的那场昏睡并没有好过多少。

入江盯着走在前面的白兰那存在感过于强烈的头发看了许久,到底是为什么每次每次无论到了哪个世界都能看到呢?

些微冷冽的温度被柔软的布料阻隔开来,呼吸间是某种糖果熟悉的香甜气息,但却还是忍不住觉得微酸…




——我们没有遇见是不是更好。




于是索性闭了眼不去理会翻涌的沉滞苦意:“我也很想你的。”

……

算了算了就当自己是生病没好胡言乱语,反正这声音连用“声如蚊蚋”来形容都觉得太过奢侈,根本就连自己都听不见。



而白兰却回过头牵了他的手,唇边是散不去的笑意,在下午的阳光里被描摹出别于冬日的暖色,于紫色的眼底蔓延开来。





“嗯,我知道的。”







——所以也许可以相信,

——这并不是终点,

——我们还有很漫长的年月去重现此刻的时光。





+++FIN+++
| 家教档·白正 | COM(4) | TB(0) |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